从西雅图超音速到俄克拉荷马雷霆的演变之路

  • 发布时间:2019-01-24 20:22:07

  • 来源:admin

  早在2016年夏天小托马斯-爱德华-布雷迪(NFL球队新英格兰爱国者的主力四分卫,带领爱国者八次进入超级碗并五次夺冠,个人四次荣膺超级碗MVP,被誉为NFL历史上最伟大的四分卫)走进位于汉普顿的一栋大楼里准备帮助凯尔特人队招募凯文-杜兰特的加盟之前,其实杜兰特早就有了加盟波士顿的打算。

  不过不是在2016年7月,而是2007年5月,故事要从那时候开始说起。当时的NBA格局和如今的完全不一样,十年的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当年那支喊着“We Believe”口号的金州匪帮,把当时还叫做达拉斯小牛的独行侠给黑八了,西雅图超音速也还没有搬去俄克拉荷马,迪肯贝-穆托姆博也还没有退役,凯尔特人的战绩还一塌糊涂。

  2006-07赛季波士顿凯尔特人整个赛季只拿到了24场的胜利,排在联盟倒数第二的位置,倒数第一是孟菲斯灰熊。选秀大会之前杜兰特的模拟顺位刚好是第二顺位,排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内线格雷格-奥登之后,这样的巧合也让杜兰特对加盟凯尔特人多了些兴趣。

  “我当时真的非常希望能被凯尔特人选中。”凯文-杜兰特回忆道,“考虑到凯尔特人队史的辉煌和球队文化,那里真的非常吸引我。”

  可是NBA的选秀不像NFL联盟那样没多少偶然性,乐透签位的顺序和战绩的倒序排列没有百分百的关系(NFL联盟签位的先后顺序通常是上赛季各支球队排名的倒序。在各支球队不进行任何交易的情况下,每一轮的选秀由上赛季战绩最差的球队开始,由上赛季的超级碗冠军结束)。那一年的乐透签位结果,波特兰开拓者队以5.3%的概率抽中了状元签,紧随其后的西雅图超音速队以9.7%的概率抽中了榜眼签,这样的结果使得杜兰特去向太平洋西北地区打球的事情基本上板上钉钉了(超音速和开拓者同属于太平洋西北区)。

  波特兰开拓者最终决定拿状元签摘下了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格雷格-奥登,西雅图超音速则选中了天赋异禀的凯文-杜兰特。被选中后的杜兰特在靠近西雅图市中心的地方购置了一处房产,距离市中心球馆没有多远的车程。开车前往球馆的路途中,风景也是如画般宜人。可是四年之后,杜兰特还是卖掉了这里,有人说西雅图会让杜兰特回忆起二十出头的青涩年华。

  实际上这么说并不准确,杜兰特进入联盟的时候刚刚满19岁,跟着球队搬往俄克拉荷马的时候依然只有19岁。所以实际上西雅图超音速并没有见证杜兰特在NBA崛起的历程,可能存在于杜兰特记忆里关于西雅图更多的像是一份纪念。一份被岁月模糊但是回忆起充满怀念的纪念,让杜兰特看到自己35号超音速复古球衣的时候也会在心里偷偷地假设一下:要是当时……,会怎么样呢?季前赛的时候,杜兰特和金州勇士也奔赴西雅图,让西雅图这座阔别NBA赛事已久的城市再度尝到了篮球的魅力。

  “那时候每天开车去球馆,路上经过桥的时候会让我感到很美妙。”杜兰特回忆道,“西雅图多雨,但是天晴的时候风景还是很迷人的。球队里的其他人都住在西雅图市中心,只有我住的比较远,在市区附近一个非常友好的社区里。其实回头看,有点后悔当初买房的决定,感觉有点草率。”

  2007年5月,选秀前的杜兰特关注着各种关于乐透签位的新闻报道,他也很在乎他人生的下一站会去往哪里。不过当时超音速队的尼克-科里森却对球队的选秀并不关心,他更喜欢把时间花在打慢速垒球上。

  科林森最近一次接受电话采访时谈到当年的事情时说:“我得知我们球队乐透抽签结果的时候我还在垒球场上,因为我不太怎么关注这些事。本以为我们队大概会拿到第八或第九顺位的选秀签,顶多是第六顺位。结果没想到我们球队的战绩能抽到榜眼签,这的确有点不可思议。”

  当时球队抽中榜眼签的消息让球队上下精神为之振奋。当时是科里森效力球队的第四个赛季,第一个赛季他因为肩部的伤势赛季报销,所以严格说来第二个赛季才算科里森的新秀赛季。由于加里-佩顿时期的超音速荣光不再,近两个赛季球队都没能打进季后赛,如果没有抽中榜眼签,球迷对新赛季的超音速也不会有太大的期待。

  “新赛季的揭幕战我们输给了快船队30分之多,好在后来球队找到了状态,步入了正轨,越打越好,好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科里森说道。

  经过了开季阶段的挣扎,超音速的战绩突然迎来了转折。打出了一波17胜2负,战绩来到了27胜9负,然后继续提升到了48胜20负。球队里的雷-阿伦凭借这段时间的出色发挥,成为了当时联盟里最出色的球星之一;拉沙德-刘易斯也找回了神奇的手感,二人并称超音速双子星。除了雷-阿伦和刘易斯,球队里其他很多合同即将到期的球员,也在合同年打出了亮眼的表现。

  “这就像连锁反应一样,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简单起来和顺利起来了。”科里森说。

  最后,西雅图超音速以西北赛区头名的身份挺进季后赛(同赛区的还有明尼苏达森林狼、丹佛掘金、犹他爵士和波特兰开拓者)。季后赛里,超音速五场比赛干脆利落地把萨克拉门托国王打回家,第四场雷-阿伦更是爆砍45分。次轮将那一年的总冠军圣安东尼奥马刺拖到了系列赛第六场,其实超音速有机会拖进抢七大战的。第六场最后关头,超音速落后马刺两分,雷-阿伦底角三分出手,遗憾打铁,超音速神奇的赛季也就此画上句号。

  “那一年随着常规赛球队的状态越来越好,西雅图球迷的兴致也随之高涨。”科里森回忆道,“每逢主场比赛,西雅图球馆里人声鼎沸,加油助威的声音震耳欲聋。甚至比赛结束了,球馆周围的商业区依旧热闹非凡。餐厅人满为患、酒吧人满为患,尤其是超音速赢球了,这样的情形更为夸张。”

  这样的氛围并没有维持多久,那个赛季结束后人们的热情就出现了明显地冷却。球队的主教练内特-麦克米兰合同到期,离开西雅图超音速,前往波特兰开拓者队,接受了波特兰奉上的合同。球队另一位关键的助理教练德维恩-凯西也做出了离开的决定,以主教练的身份接手明尼苏达森林狼。许多合同到期的球员选择了离开,虽然有一部分留了下来,但是超音速的确不是之前的超音速了。

  “有的球员选择留下来再签了一份一年合同,很明显他们都没有拿到自己满意的合同。”科里森说,“我认为这一点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有不小的影响。”

  新的赛季超音速的主教练换成了鲍勃-维斯(美国前职业篮球员、教练员,曾担任过马刺、老鹰、快船、超音速的主教练,2017年起担任掘金队助教),赛季刚开始就明显感觉球队状态有了很大的下滑。开局仅打出13胜17负的惨淡成绩,自然而然地30场比赛后鲍勃-维斯主教练就下课了,接任主教练位置的是鲍勃-希尔(美国职业篮球教练。曾担任步行者队、尼克斯队、马刺队和超音速队的主教练)。可是球队的战绩还是没有起色,常规赛结束的时候超音速一共输了47场比赛,无缘季后赛。再下个赛季,球队的情况越来越糟,输了51场比赛,无缘季后赛,主教练鲍勃-希尔黯然下课。

  “当时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球队走向分崩离析的必然。”超音速曾经的老牌广播员凯文-卡拉布罗说道。

  1993年的时候,超音速向联盟借了7400万美元将主场钥匙球馆修葺一新,于1995年重新投入使用。就是那一个赛季西雅图超音速最终和迈克尔-乔丹率领的芝加哥公牛会师总决,这也算是西雅图超音速队史上为数不多的光辉时刻之一吧。

  时任NBA总裁的大卫-斯特恩也现身那年总决赛钥匙球馆的首场比赛,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西雅图超音速新球馆如此精美绚丽,值得他们的球迷骄傲。”

  6年之后到了2001年,被体育专栏作家阿特-蒂尔誉为“星巴克咖啡大亨”的新老板霍华德-舒尔茨买下了超音速。阿特-蒂尔是一位很出名的专栏作家,长久地见证了西雅图体育史的兴衰历程,也用笔触记录下了这座城市生态人文的温度。

  他在专栏里写道当时球队的新老板舒尔茨正在尽力争取一笔数额庞大的公共基金,用来再度翻新钥匙球馆。舒尔茨甚至还拉上了时任联盟总裁的大卫-斯特恩,前往州首府奥林匹亚(西雅图所属华盛顿州的首府)充当说客。本来说好的议会投入1800万用作球馆装修,结果算下来球馆的翻新总计约2.2亿美元的预算让议会打了退堂鼓。

  “对于新老板舒尔茨2002年花费那么大力气想去争取公共经费装修球馆的行为,很多当地球迷表示不解。为什么当时采用那么多先进技术翻新的球馆,才仅仅六年之后就又需要重新装修了呢?”专栏作家阿特-蒂尔写道,“算下来这已经是不到十年超音速因为装修球馆事宜第二次寻求公共援助了。”

  其实西雅图超音速主场钥匙球馆最大的问题就是容量不够大,1995年经过翻新之后,将观众容量从14000人扩张到了17000人,不过这在联盟范围里依旧是最小的一座球馆。同时球馆的占地面积还明显小于NBA球馆的平均占地面积。占地面积不够,会对观众容量和赛季管理诸多事宜带来很大的麻烦,而且对球馆周边的商业区和自身的娱乐设施也会带来严重的制约。球迷在比赛日的消费选择不够多,就会导致球队运营收入也会有一定的限制。

  之后随着球员工资迎来大幅度的增长,超音速的财政状况更加拮据。在当时的一场听证会上,球队老板舒尔茨公开表示在接手球队后的短时间内,已经亏损高达6000万美元。在2004年左右的时候,就传出来舒尔茨有出手球队的计划了。

  这样的传言在2006年7月坐实,报道称舒尔茨及其董事会以5比4的表决结果通过了将超音速出售的方案,以总价3.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克莱顿-本内特和俄克拉荷马当地的财团。虽然本内特一再强调新任管理层会想尽办法将球队留在西雅图,可最后还是迎来了超音速命运发生转折的时刻。

  除了对超音速内部情况非常了解的人对球队易主的消息没有太大意外,其余的人还是觉得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我们当时根本不知道球队换老板的事情,起码我自己和我的队友们都是不知道的。”科里森回忆说,“记得得知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奥林匹亚市的一间篮球馆里训练,有一群小孩子哭着鼻子跑来问我:‘我们的球队要搬往俄克拉荷马吗?’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啊?你们在说什么啊?’”

  “当时还没有推特这种东西,”科里森说,“我当时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一直听着广播,希望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我听到新闻里说球队管理层把球队卖给了来自俄克拉荷马的新老板,当时还说他们打算在西雅图重新建一座球馆。不过事后来看,当时本内特和他的财团说会把超音速留在西雅图的说法多么讽刺。”

  所以那一年超音速在乐透抽签大会上爆冷抽中榜眼签之后,科里森和其他超音速球员,甚至超音速的球迷们都万分期待2007年的选秀大会摘下的新秀。因为他们希望凯文-杜兰特的到来能让这支球队重现辉煌,提升球迷们对于西雅图超音速的关注,进而帮助球队在同管理层关于把球队留在西雅图的谈判中占到上风。也许来自球迷的施压多了,联盟和州政府也会想点办法顺遂民意,推出一些有利于把球队留在西雅图的政策。

  在西雅图超音速之前,在联盟的历史上这样的情况有过先例。90年代中期,西雅图水手队(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的一支球队,主场位于华盛顿州的西雅图)也面临过球队经营不善、主场国王巨蛋球馆年久失修的情况。当时球队管理层向议会提出威胁,声称如果不提供一座新球馆就会把球队搬到坦帕湾(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西海岸中部,与墨西哥湾相连)去。所以议会在1995年9月投票否决了一项小幅征税的提案,节省下来的税款就用来帮助水手队修建新的球馆。

  正因为有这样的先例,一些对超音速留在西雅图保持乐观态度的球迷们还在期待能重演那样的历史。而此时的球队老板本内特呢,还在假装为了将球队留在西雅图而努力。唯一可能的情况就是超音速重回巅峰,用爆炸的比赛表现赢回这座城市的热情,保住这支球队。

  “当时的球迷设想的是球队在选秀大会上摘下格雷格-奥登或者凯文-杜兰特,辅佐雷-阿伦和续约的拉沙德-刘易斯,这样球队账面上看起来的战斗力就强了不少,未来可期。”老牌广播员卡拉布罗说。

  2007年选秀抽签结束后的两个礼拜,管理层聘请萨姆-普莱斯蒂担任超音速总经理,准备开始重建。普莱斯蒂对于重建有着别样的激情,全方面为球队重建未来规划了细致入微的蓝图。可他没考虑到的是如此大刀阔斧的重建,给哪些对西雅图重回巅峰抱有一丝希望的球员带来了多大的打击。

  选秀大会当晚,在拿榜眼签选中凯文-杜兰特之前的几分钟,普莱斯蒂将雷-阿伦交易到了波士顿凯尔特人,打包换来了沃利-斯泽比亚克、德隆蒂-韦斯特和一个五号签,随后超音速用五号签选中了杰夫-格林。

  几个礼拜后,刘易斯以自由球员的身份和魔术队达成了先签后换的交易,西雅图超音速得到了一个交易特例。几天后,超音速用交易特例从太阳那里换来了科特-托马斯和一个首轮选秀签,这个选秀签变成了后来的塞尔吉-伊巴卡,超音速的重建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

  “西雅图超音速随着重建工作的开展,球迷数量也在大幅度缩水。”超音速老牌播音员卡拉布罗说道,“雷-阿伦的那笔交易让我感到很震惊,不过也能理解。毕竟超音速近两年在球迷心目里也就是支35胜左右的球队,后来我也逐渐开始担心起自己的饭碗了。因为很明显你能发现球队再做出改变,想要改头换面,所以我们这些靠着球队吃饭的人都会处在一种不确定的位置上。”

  这就是凯文-杜兰特刚来时超音速的现状,这样的情况对于一个19岁新秀而言也是摸不着头脑,新秀赛季也存在诸多奇奇怪怪的情况。

  不过杜兰特很快就选择在这里购置房屋安顿下来,虽然超音速和钥匙球馆的租赁合同到2010年就到期了,但他却被管理层的假象给误导了,以为自己会在西雅图待上很多年。

  “我在西雅图些玩得很好的朋友。”杜兰特说,“斯宾瑟-霍伊斯(2007年选秀被国王选中进入NBA,司职中锋,现为自由球员)是我从高中一直联系到现在的朋友,我们一起在西雅图待过很久,他家也在这里。当我也在这里买了房,我们的关系感觉更加亲切了。”

  杜兰特新秀赛季前的训练营可以说是一团糟,新秀老将、有伤的健康的都揉在一起。有像杜兰特和格林这样的建队基石般年轻的天赋球员,还有带着伤病的年轻中锋罗伯特-斯威夫特,还有一些球队不怎么重视的老将,例如科特-托马斯、沃利-斯泽比亚克、德隆蒂-韦斯特、厄尔-沃特森、卢克-里德诺等。

  “我们当时的阵容比较乱,”杜兰特回忆道,“没有人还真正在西雅图有投资,除了尼克-科里森,他是队里唯一一位在西雅图待的比较久的球员。他在西雅图买了房之后,把家搬了过来,还在这里开店做生意。除了他之后,球队里基本都是新人,包括整个教练组。”

  “当时球队里的球员都处在对职业生涯未来感到迷茫的时期,没有人确定球队未来是什么样的,会发生些什么。”科里森说,“重建球队面临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只有队伍里的年轻球员是球队的未来,其他人都是随时可能被交易走的筹码。”

  斯泽比亚克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西雅图超音速成了他为期八个月的过站。随着雷-阿伦的交易来到了超音速,当时他还有伤病在身。虽然伤愈复出之后打了一段时间不错的比赛,可还是在交易截止日前被球队交易去了骑士,换来了一些老将,帮助球队缓解了薪金空间的压力,保证未来薪金空间的灵活。

  “因为我在凯尔特人遭遇的伤病还是蛮严重的,当时很多球员都以为我的职业生涯结束了。”斯泽比亚克回忆道,“当我知道被交易去了西雅图超音速的时候,我明白我有机会在西雅图重新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

  可是那个赛季超音速球队内部还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2007年8月持有少量股份的奥布雷-麦克伦登(曾是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位于俄克拉荷马城,是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2011年起冠名赞助雷霆主场——切萨皮克能源球馆,于2016年因车祸去世)因为不当的言论被联盟重罚了25万美元。他在接受俄克拉荷马当地的媒体《日刊记录》采访时说:“我们花了那么多钱买下球队,可不是为了把球队留在西雅图。”那张罚款单的复印件被奥布雷一直收藏下来,贴在家里面的冰箱上。

  2007年9月底,新赛季训练营刚开始的时候,球队老板本内特提出要提前终止和钥匙球馆最后两年的租赁合同,原因是这座球馆并不适合作为一支NBA球队的主场。这一举措算是正式公开管理层对于球队未来的计划,介乎于本内特、大卫-斯特恩和华盛顿州议会之间关于球队归属的争议也越来越尖锐。

  另一边新赛季超音速开局的战绩差到谷底,开局就迎来9连败,到了11月份战绩来到了2胜14负,球迷们也开始放弃期待了。

  专栏作家阿特-蒂尔写道:“不管是哪个球队的球迷,看到自己的主队成了人尽可欺的对象的时候,都会感到沮丧甚至是愤怒。从当时超音速球馆的上座率也能看出一二,人们已经放弃对球队的期望,真正愿意去主场买票看球的球迷可能只有公布出来的数字的一半。”

  除了这些,超音速管理层对于媒体记者也非常不友好。会各种限制媒体接触球队球员,特别是当时球队里人气最高的凯文-杜兰特。外界普遍认为管理层这么做是有目的的,就是尽最大可能降低西雅图超音速的关注度,掉越多的粉越好,最后顺利地将球队搬离西雅图。

  “西雅图的队员和NBA专线记者,甚至是主场的电视转播记者都没什么交流。”超音速老牌广播员卡拉布罗说,“杜兰特总是刻意地和媒体保持距离。”

  由于和之前相比,记者接触超音速球员和教练团队的机会越来越少,都纷纷开始抱怨,这也直接导致在新闻报道上关于超音速、关于西雅图篮球的痕迹越来越少。

  “回过头来看,球队管理层从一开始就带有很强的目的性。”专栏作家阿特-蒂尔写道,“管理层通过一些小事,就比如不让球员随意接受访问,让西雅图超音速逐渐和外界隔开来。最后,他们就能自然而然地向联盟发问:既然没有球迷对西雅图超音速感兴趣了,那他还有什么必要继续留着呢?”

  对于这样的观点科里森却有不同的看法,科里森后来随着球队搬去了俄克拉荷马,一直效力到退役。他表示球队搬到俄克拉荷马之后,管理层依旧对球队和媒体的接触严加管制。这是因为总经理普莱斯蒂出身于马刺系而惯用的行事作风,当初并不是为了把超音速搬离西雅图而特意为之。

  “普莱斯蒂希望球员们能专心打球。”科里森说,“可能有的球队希望球员多跟媒体打交道,但是普莱斯蒂这样的做法也算是出于对球员的保护。他希望球员在社区多做一些发挥自身影响力的事情,不希望媒体过多的干涉他们的生活。”

  “所以在我们搬往俄克拉荷马之后依然会有很多指责雷霆管理层的声音,指责对球员和媒体接触管得太严。不过我觉得没什么,管理层在西雅图也是这么做的,这就是他们的风格。”科里森继续说,“当初人们对于超音速逐渐失去热情,最大的原因是因为球队交易走了雷-阿伦。虽然事后来看,这笔交易是笔聪明的双赢的交易,因为球队已经铁了心要重建。现在的人们觉得这种做法没什么,但是当时像这种交易走当家球星,拿整个球队去换重建资产的做法很多球队都不会这么做。不过现在这已经成为了球队重建一个常见的思路,事情发生在过去的超音速,人们就会认为:管理层试图毁掉这支队伍,尽力输更多的比赛,为了将球队搬离这座城市。事实呢,并非这样,球队不过是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罢了。”

  这些事情对于当时的杜兰特而言,基本没受多少影响。作为一名刚踏入联盟的菜鸟,年轻的杜兰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痴迷于提升自己的球技,对错综复杂的球队问题不怎么关心,也不愿意浪费这个精力。

  “我了解的不太多,”杜兰特说,“球队里,或许只有科里森是真的密切关注着球队的情况。”

  新秀时期的杜兰特在球队其他人眼里很沉默寡言,不善言辞。可能跟他母亲搬到西雅图和杜兰特一起住有些关系吧,没太多机会出去疯,再加上他又是刚进入联盟的新秀,没多少朋友。

  “那时候我经常去的就是一家名为Dick’s的快餐店,类似于麦当劳的地方。”杜兰特说,“我其实也想和队友们一起出去玩,不过因为年龄的问题,很多地方不适合我。所以我主要就待在家看看电影电视,因为年纪太小了,和队友玩不到一起去。”

  杜兰特新秀时从来没有接受过什么深度访谈,他在媒体记者面前一直都是腼腆少年的形象。而且类似于阿特-蒂尔这些专栏作家,更关心的还是球队的未来。对于杜兰特这样天赋异禀但沉默寡言的新秀没多少兴趣,更何况很可能不久后就要离开西雅图去其他城市打球了。

  不过杜兰特和西雅图这座城市的相处还是有迹可循,受邀为水手队的比赛开球,前往观看西雅图海鹰队比赛,甚至海鹰队一度还计划让杜兰特为他们在海鹰主场球馆升起第十二人旗(第12人旗是西雅图海鹰队的传统奖项,通常用来表彰具有杰出表现的荣誉球迷。海鹰队把球迷称为球队的第12人,为了向第12人精神致敬,海鹰甚至在1984年退役12号球衣,让这个号码专属球迷)。

  “因为升旗当天正好有一位退役球队回到主场,所以自然而然由他升旗。”杜兰特说,“我还是很期待那场比赛的,虽然最后海鹰队输给了新奥尔良圣徒队。雷吉-布什以120码的速度狂奔,触地得分,终结比赛。”

  回到篮球球场上的杜兰特,超音速给了他充足的发挥空间,允许他犯错,不断从失误中吸收经验,快速成长。杜兰特的NBA首秀就获得了22次出手机会,西雅图主场首秀出手了23次,当时的对手是太阳队。斯蒂夫-科尔是当时太阳队的总经理,对杜兰特印象深刻。

  “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比赛,我在和肖恩-马里昂讨论这个年轻人。”科尔回忆道,“当时马里昂是联盟里防守能力数一数二的球员,可是杜兰特面对他依旧得分很轻松。他好像在马里昂头上砍下了25分左右,赛后马里昂就告诉我:一旦这个年轻人身体发育成熟,他必将颠覆这个联盟。”

  时间会证明一切,超音速时期的杜兰特更像一位身材高瘦的远投手。因为当时球队主教练PJ-卡勒西莫(大学和职业篮球教练,曾执教过开拓者、勇士、超音速等队,后又担任篮网队的主教练。卡勒西莫2013年约满后,由贾森-基德接任他担任篮网主帅。)对球队球员的定位混乱,把杜兰特推到得分后卫的位置上,而并不是现在大杀四方的小前锋位置。

  “我当时对于杜兰特打得分后卫就很不理解。”杜兰特超音速时期队友斯泽比亚克说,“明明这个年轻人在篮筐十英尺左右的地方接球就可以转身跳投,大杀四方。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在高位打挡拆,像个得分后卫那样去得分呢?”

  “球队会把杜兰特当得分后卫用的。”科里森说,“他们打算让杜兰特像汉密尔顿和雷-阿伦那样去无球跑位,在我看来这样打杜兰特很难受。因为对方会派一些六尺五寸的防守人上前对杜兰特进行逼抢,他很难摆脱那些人。球队单一的战术也让对手早早地知道杜兰特要去的位置,所以他有时表现得很糟糕。常规赛一共有82场比赛,当时的我们平均七八场比赛才能赢一场,球队里每个人都感到很艰难,尤其是杜兰特。”

  不过杜兰特的天赋摆在那里,在新秀赛季第一个月的最后一场比赛,他拿下了35分。几场比赛之后,他又拿下了35分,这两场比赛超音速都拿到了最终的胜利。

  “联盟那时候就有很多技巧娴熟的七尺长人,经常会有人说:看那个大高个竟然像个后卫在运球投篮。”科里森说,“其实很多大高个说到底还是内线球员,并不能真的打得像后卫那样。不过杜兰特是个例外,我从来没见过像他这种身高和敏捷的结合体。当时凯文-加内特和德克-诺维斯基都处在巅峰期,都属于技术娴熟的大个子。不过虽然他们打法偏外线,但还是仅限于接球就投,并不会像杜兰特这样在挡拆或者低位掩护的战术中控球。诺维斯基偶尔会控控球,不过和杜兰特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杜兰特认为新秀赛季末面对掘金的比赛算是自己的一个突破点,那场比赛之前超音速已经连续败给掘金三次了。

  “当时他们队里有艾佛森、安东尼、JR-史密斯、马库斯-坎比等。”杜兰特说,“要是当时这个阵容拿到今天的联盟里,就他们的打法够联盟所有球队喝一壶了。因为他们的速度非常快,攻守转换也很强,我们曾经在他们主场106比168输给他们。”

  实际上那场比赛的分差没有杜兰特印象里那么大,是116比168,不过同样是屠杀。赛季末的时候,掘金挑战西雅图主场,意图完成常规赛横扫。不过在杜兰特和格林双双爆发,纷纷砍下37分和35分,经历两个加时的厮杀最终两位超音速新星以151比147从掘金的头上拿下了一场胜利。

  不过从数据上来看,杜兰特新秀赛季最华丽的数据是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超音速做客奥克兰,杜兰特爆砍42分13篮板6助攻外加两次封盖,战胜了勇士队。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上甲骨文这座球馆,哈哈。”杜兰特开玩笑说,“那场比赛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两双,在此之前,虽然我有着6尺9的身高,但还没有单场比赛拿到过10个以上的篮板球。”

  “我知道得分从来不会是问题。”杜兰特说,“而且那场比赛之前,勇士也一样确定无缘季后赛了。当时的金州勇士有马特-巴恩斯和斯蒂芬-杰克逊等人,虽然他们防守过硬,但还是拿我没什么办法。”

  “那场比赛实际上打得很业余。”科里森回忆道,“没记错的话,当时勇士的主教练是唐-尼尔森吧。他们打得很乱,我们也是,没什么战术。考虑到我们都是早早确定无缘季后赛的球队,自然都没什么动力和激情去拼这最后一场常规赛,都等着休赛期的到来。所以我们表现都很懒散,不过杜兰特还是依旧做他自己,上场,得分。”

  在杜兰特拿到职业生涯首个40+之前的几个星期,球队老板本内特组织球员开了一次球队内部会议。杜兰特回忆大概是四月初,本内特希望球队里少一些关于揣测球队未来的噪音。

  “他告诉我们球队有可能要搬走,还谈到了几座城市的名字。”杜兰特说,“不过没有告诉我们具体的时间安排,他大概的意思就是球队大概率要搬迁,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少点胡乱的猜忌。”

  2007年3月,有一位西雅图的篮球迷为了留下超音速做了最后的努力。这位球迷是位亿万富豪,名叫史蒂夫-鲍尔默,也就是现在洛杉矶快船队的老板。以鲍尔默为首的当地财团提出了一个总价值3亿美元的项目,用来翻新西雅图中心和钥匙球馆。他们愿意自掏腰包提供1.5亿美元,剩下的由政府解决,这个项目比之前舒尔茨和本内特的都要好太多。

  不过这些还是没法改变什么,因为当时已经没有多少公众还支持超音速了。在紧张的谈判过程中,议员们的态度异常的强硬。众议院议长弗兰克-乔普甚至都没打算开启投票程序,于是这个项目也就夭折了。

  西雅图这座城市最后一次举办NBA赛事就是超音速队的最后一场主场比赛了,一直到了今年NBA季前赛才再次迎来了NBA的队伍。2008年4月13日超音速最后一场主场比赛,钥匙球馆门口聚集了一堆高举标语抗议的球迷。他们在球馆门口抗议了一晚上,一直呼喊着“留下我们的超音速”、“垃圾本内特”等口号。

  “我认为那些抗议没什么意义,徒增烦恼罢了。”专栏作家阿特-蒂尔说道,“那个时候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一切就等着赛季结束球队内部的商讨结果。球迷们在那里制造的喧闹,实际上没什么用。”

  反观超音速的球员们对最后一场比赛倒显得很兴奋,因为这场比赛他们见到了一个赛季以来最热情、数量最多的球迷。虽然球迷在过去的一个赛季对球队的表现有各种不满和失望,但是当可能是超音速在西雅图最后一场比赛到来的时候,球迷们还是充满着不舍。一边因为球队搬迁的事宜疯狂嘘老板本内特,一边为场上的球员们呐喊助威,最终超音速击败了常规赛拿下了50场胜利的达拉斯小牛队(现独行侠队)。

  “当时我们也没有把那场比赛当作告别演出来打,不过从球迷们的反应来看,他们好像是这么认为的。”杜兰特说,“他们把这种情绪转换为了行动,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球馆里的氛围。他们用铺天盖地的热情宣泄着对于球队的不舍和支持,这种感觉真的不可思议。”

  “球员们普遍感觉很爽。”科里森说,“因为当时那一个赛季球队都很糟糕,可那天晚上还是来了很多球迷,热情高涨,最后我们力克强敌拿下了比赛。”

  西雅图超音速在主场钥匙球馆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五天后,NBA联盟正式同意超音速管理层提出的将球队从西雅图搬往俄克拉荷马的申请。联盟里所有球队的老板也都参与了投票,结果是28票赞成2票反对,投反对票的两位一位是保罗-艾伦,另一位是马克-库班。

  事情没有顺利的结束,同年六月底西雅图向超音速发起诉讼,强制超音速执行在钥匙球馆剩下的两年租赁合同。如果诉讼成功的话,那么超音速或许在这两年之内能解决球馆的问题。再加上一整个赛季的糟糕战绩换来的新秀拉塞尔-威斯布鲁克,携手杜兰特或许能重新燃起超音速留在西雅图的希望。值得一提的是,选秀夜当晚威斯布鲁克戴的还是西雅图超音速的帽子。

  “我一直关注着那场诉讼的进程。”科里森说,“我很希望球队能留在西雅图,我把这里当成是我的家,非常希望一直待在这里,所以当时我一直想设法了解诉讼的情况。”

  诉讼结束后,于2008年7月2日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宣布裁决结果。当时科里森正在爱荷华州探亲,西雅图市政当局宣布同超音速老板本内特达成和解。解除超音速和钥匙球馆剩余的两年租赁合同,本内特则需要向西雅图支付7500万美元,其中4500万需要一次性付清。如果之后的五年西雅图没有新的NBA球队,没有翻新钥匙球馆的需求的线万就不用支付了。

  五年之后,西雅图并没有新的NBA球队,钥匙球馆也没有再经历过翻新。所以本内特也就省下了3000万美元,超音速的痕迹也基本从西雅图消失了。

  裁决结果公布的时候科里森在爱荷华州,而杜兰特在奥斯丁参加德克萨斯大学暑假课程的进修。

  “当时我下课骑车回家,还是德克萨斯大学一位助教打电话告诉我球队要搬迁的消息。”杜兰特说。

  那时杜兰特觉得球队搬迁挺好的。杜兰特高三时期从弗吉尼亚州的橡树山高中转学到了离家乡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比较近的学校:蒙特罗斯基督学校,大一又去了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来到NBA后去到了西雅图。所以如果球队最终搬到俄克拉荷马,那么这将会是杜兰特五年内去的第五座城市。

  “有机会去俄克拉荷马我很高兴,毕竟那里离德克萨斯还更近点。”杜兰特说,“当时我感觉不过是又搬一次家罢了,反正我已经习惯到处跑了,能换个地方打球也挺好的。”

  “想起球队在西雅图的过去,我现在逐渐明白了球队对于球迷们来说的意义。”杜兰特说,“看到许多NFL球队的搬迁,甚至我们都搬去了新球馆,我现在明白了球队对于当地社区的重要性。所以有了这些阅历,再回头看西雅图超音速,我就能理解当时球迷们的心情了。”

  “每个夜晚来到球馆里的球迷,在这里耗费一两个小时,通过看比赛的方式发泄情绪。”杜兰特说,“他们可以在这里释放压力,沉浸在比赛里。甚至有些夜晚,他们还能亲眼看见科比-布莱恩特、勒布朗-詹姆斯和卡梅隆-安东尼在他们的眼前打球。”

  “想想这些巨星会来到自己家门口打球,就足以让球迷感到兴奋了。我小的时候就有这种感受,我的朋友们也是。我们经常聊天会说:‘今晚开拓者的拉希德-华莱士要来打球啦!’作为球迷能有这种感觉是很棒的,所以我很同情失去超音速的西雅图球迷,那里是一座篮球文化很深厚的城市。”

  随着球队从西雅图搬来了俄克拉荷马,没多久超音速就从鱼腩队变身成了天赋爆炸的雷霆队,集齐雷霆三少后成为了总冠军有力的争夺者。经历过08-09赛季的低迷,球队选中了詹姆斯-哈登后直接打进了季后赛。值得一提的是,这是雷霆总经理普莱斯蒂选中的第三位未来MVP球员。2012年年轻的雷霆三少在季后赛一路横冲直撞,挺进了总决赛与詹姆斯带领的迈阿密热火一争高低。

  “俄克拉荷马和那支雷霆队当时是西雅图球迷的眼中钉。”专栏作家阿特-蒂尔写道,“超音速球迷看到雷霆打进了总决赛并不会为他们高兴,在他们眼里这些成就是得利于在西雅图的几年糟糕的战绩。西雅图的球迷承受球队失利的苦楚,而雷霆球迷却能享受胜利的喜悦,而这一份胜利离不开在西雅图超音速时期选中的两位新秀:凯文-杜兰特和拉塞尔-威斯布鲁克。”

  勇士主教练史蒂夫-科尔谈到超音速时说:“在我看来,超音速对于西雅图的意义就类似于勇士之于湾区。都代表了一个地区,一种文化,一种历史底蕴。1979年超音速在西雅图夺冠的意义也很像勇士在1975年夺冠那样,超音速球队配色很好看,球迷也很疯狂。我为西雅图失去超音速感到遗憾,这支球队不仅对于西雅图有特别的意义,对于NBA联盟也是这样。NBA这个大家庭失去了超音速是个错误,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能看到超音速回归。”

  “我认为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杜兰特说,“我了解西雅图球迷的热情,就像当时雷霆首次打进季后赛时那样。要是主队里有球员能竞争MVP的话,球迷也会疯狂帮助他拉票,那种力量非常不可思议。记得西雅图海鹰队2013年夺得48届超级碗冠军的时候,整座城市都沸腾了。”

  “事情发展的太快了,我明白这是商业层面的决定。”杜兰特说,“球队搬迁对于球迷来说是最不能接受的,而我也才刚刚适应那里就要搬走。所以我也会感到困惑,不知道怎么看待球队搬迁的事情。不过每当看到雷霆给俄克拉荷马城市带来的激情,都会去想起西雅图。我、尼克-科里森、杰夫-格林都在那里待过,所以我们都会想如果我们在西雅图打进季后赛、总决赛会是怎样的感觉。”

  杜兰特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若有所思的样子。他见识过媒体的能力,所以他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言辞。

  “当然,能在俄克拉荷马取得这些成就也非常不错。”杜兰特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